北大教授佩蒂斯:全球经济复苏最大的挑战是如何实现消费复苏

北大教授佩蒂斯:全球经济复苏最大的挑战是如何实现消费复苏
原标题:每经专访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教授迈克尔·佩蒂斯:全球经济复苏最大的挑战是如何实现消费的复苏
  每经记者 谢陶
  在这个不平凡的岁末年初之际,每日经济新闻每经商学院重磅推出了“巅峰对话:瞰见2021”系列专访。
  系列专访第一季,邀请了六位诺奖得主,围绕全球经济趋势和科技创新等议题,进行深度讨论;第二季,对话了横跨太平洋与大西洋的三大洲七位商学院院长,围绕全球资源要素配置、商业领导力和商学院教育等话题,进行探讨;第三季,邀请了多位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经济学家,围绕经济复苏与全球财政和货币政策等议题,进行了展望。
  本期是“巅峰对话:瞰见2021”系列专访的最后一期。《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以下简称NBD)专访到了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金融学教授迈克尔·佩蒂斯(Michael·Pettis)。迈克尔·佩蒂斯曾在2016年被美国《彭博商业周刊》评选为当年“全球金融领域最具影响力五十人”之一,有《大失衡:贸易、冲突和世界经济的危险前路》《波动的机器:新兴经济体和金融崩溃的威胁》等多本著作。
  在迈克尔·佩蒂斯看来,整个世界是一个庞大而封闭的经济体。世界各国之间的贸易和资本流动,反映了全球经济的健康状况和稳定性。
  复苏经济首先要复苏消费
  NBD:此次新冠肺炎疫情的大暴发给全球经济带来了哪些主要冲击?
  迈克尔·佩蒂斯:新冠肺炎疫情对于工薪阶层以及低收入群体的负面冲击远甚于富裕群体,这进一步加剧了收入不平等,从而令全球消费市场承担了巨大的下行压力。与此同时,新冠肺炎疫情还导致了全球债务规模激增。原本全世界的政府债务就已经处于一个比较高的水平,且保持快速增长的趋势。
  此外,长期以来,全球储蓄的不平衡(savings imbalances)导致了全球贸易的不平衡,新冠疫情则加剧了这种趋势。而最终由全球贸易不平衡导致的政治紧张局势也将进一步升温。
  NBD:您认为全球化的趋势接下来将怎样演变?
  迈克尔·佩蒂斯:事实上,我认为全球化的浪潮早在2012年至2013年就陷入了长期的衰退进程。
  当前,世界的目光都聚焦在中美之间的贸易冲突上。但我认为这是错误的。全球经济的问题不仅仅存在于中美之间。我在2013年《大失衡:贸易、冲突和世界经济的危险前路》中就指出,全球化正处于一个长期的衰退进程。历史经验表明,一个处于衰退中的全球化将导致一系列消极的后果,包括频发的贸易冲突、更大范围的地缘政治冲突、货币战争、排外浪潮出现等。
  很显然,我们不仅仅是在中美之间看到了这些问题。目前,欧洲地区、拉美地区、印度等地在全球化陷入衰退后就出现了一系列消极的后果。我认为这样的情况短期内不会改变。
  NBD:在这种情况下,全球经济复苏所面临的最大挑战是什么?
  迈克尔·佩蒂斯:最大的挑战首先是如何实现全球消费的复苏。这样,才能进一步刺激投资的复苏,从而带动经济整体回暖。不幸的是,许多国家在制定经济复苏政策时,更多地将焦点放在了刺激供给端,对于需求端的刺激较弱。这将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事实上,对世界多数国家而言,能够可持续地促进消费复苏的唯一方法就是大力促使社会财富从政府、富裕群体向普通居民家庭的流动。但通常而言,这样做会面临巨大的阻力。
  目前看来,新冠肺炎导致了截然相反的结果——工薪阶层和中产阶层的财富缩水,富裕群体的财富反而增加。我认为,当前实现财富从富裕群体向低收入群体的流动将变得比以往更加紧迫。
  应增加中低收入群体收入
  NBD:为应对疫情冲击,西方多国纷纷采取宽松的货币政策,这会带来哪些潜在风险?
  迈克尔·佩蒂斯:事实上,我担心的不是这些国家采取宽松的货币政策,这给他们国内经济注入了巨大的流动性。极端宽松的货币政策最大的风险就是通货膨胀,但我认为接下来的几年没必要太过担心通货膨胀。
  我最担心的还是目前规模庞大的全球债务。高企的政府债务给一国带来巨大金融不稳定的同时,还严重影响了收入分配。有的国家就陷入了这样的困境:政府债务越高,面临经济下行的压力就越大。在这种情况下,想要保持经济进一步增长,又不得不促使债务更加快速地扩张。事实上,历史上类似的困境已经发生过很多次,均导致了非常严重的后果。
  NBD:如何才能建立起一个更为合理、更具弹性的社会财富分配体系?
  迈克尔·佩蒂斯:的确,新冠肺炎疫情加剧了社会的不平等,弱势群体的尊严得不到保障。这种现象理解起来很容易,但要扭转这种局面却十分困难。
  过去三四十年,许多主要经济体飞速发展,GDP不断攀升。然而,中产阶层、工薪阶层以及低收入群体所占有的社会财富比例却越来越低。在新冠肺炎疫情的冲击下,很难通过刺激这一部分人群的消费快速实现消费复苏,从而带动经济整体复苏。因此不断增加政府支出(扩大政府债务)成为了避免消费下降的唯一方式。新冠肺炎疫情显然强化了这一趋势。
  想要解决这一困境的办法很明显:我们必须进行改革,保障中产阶层、工薪阶层、低收入群体的收入。让收入相较于他们的劳动产出而言,能够更加快速地增加。这意味着,工资水平的上升速度必须快于生产率的提升速度,而事实上,过去几十年间,工资的上涨速度是落后于生产率提升速度的。
  与此同时,还要不断构建社会公共安全体系,持续推行并完善个人所得税政策,更加注重经济发展过程中的环保问题。
  NBD:您对于接下来的全球经济走势有怎样的预测?
  迈克尔·佩蒂斯:短期来看,如果疫苗可以成功地广泛应用,商业活动恢复常态,“报复性”消费持续增长,经济将迎来短暂的强势复苏。但长期来看,未来战胜前述经济问题的任务将变得更为紧迫。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邓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