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业帮再融资16亿美元应对未来 更加关注组织效率提升

作业帮再融资16亿美元应对未来 更加关注组织效率提升
本报记者 许洁
  “高筑墙、广积粮、缓称王”,用这9个字来形容头部在线教育企业当下的竞争状态再恰当不过。
  在企业融资和学员规模爆发式增长背后,产品的同质化问题、员工规模急速扩张带来的管理挑战、获客成本不断上升、转化效果却越来越差的现实,又该如何破解?
  “投放已经贵到完全不靠谱”
  12月28日,在线教育公司作业帮宣布完成E+轮超16亿美元融资。
  对于时隔半年再获超16亿美元融资,作业帮战投部负责人胥晓晗12月30日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公司账上有很多钱,并没有急需一笔钱做什么,但今年上半年融资的时候,有一些头部的机构没能赶上,但非常希望能够进来,所以又引入了一些比较优质的机构,目的是储备‘子弹’,应对未来。”
  为何头部企业要储备这么多的“弹药”?有业内人士透露,在今年暑期的获客大战中,仅仅7月份和8月份,头部的10家企业在暑期市场的投放量可能超过了100亿元。
  但从根本上说,如果投放获客靠外部流量,会导致投放渠道雷同、效果相近,想要在外部投放的获客成本上产生较大的差异已经比较困难。
  “投放已经贵到完全不靠谱了,2019年暑期49元特价课的获客成本大概是450元到500元,但到今年暑假已经是800元左右。”胥晓晗称:“但我们与友商相比还是有较大的差异和优势的。”
  第一个优势是作业帮APP超大规模流量,“直播课的用户大概三分之二都是来自自有流量”;第二个优势是“其他友商的投放转化只能覆盖小学阶段,但作业帮更均衡,可以覆盖到初高中生”;第三个优势是当对手们在一二线城市厮杀时,作业帮的用户市场则更为下沉,用户品牌认知度较高。
  因此,作业帮表示不会参与深不见底的烧钱大战,而是在探索减少外部投放的量,更多依靠APP端内的流量。
  有一位业内人士指出,至少未来两年,烧钱大战还会持续。“因为大家已经投入了太多钱,规模对他们未来的转化很重要,如果停下来,前面所有付出都可能归零了。沉没成本太高了,大家已经陷入囚徒困境,都在较劲不能认输”。
  大规模扩张带来组织压力
  随着业务扩张,在线教育企业也变得越来越“重”。
  胥晓晗对记者表示:“我们2017年开始做直播课,直播课其实是一个特别难做的商业模式,要30多个环节联动才能把直播课开起来,相对我们互联网公司而言,可以说是很重的一块业务。”
  为了做好直播课业务,作业帮管理着超过3.5万名员工,这对于任何一家公司而言都是挑战。
  胥晓晗直言:“除了获客成本的压力,第二大压力就是组织压力。因为公司在快速扩张,每年都有很多新的人员加入,我们要有足够多的基层管理者跟上,组织文化的持续打造和团队的不断建设对企业而言是非常关键的。”
  作业帮创始人、CEO侯建彬曾公开表示,对公司的整体期待之一就是打造一个强壮的组织,“因为只有一个强壮的组织,才能为用户释放和传递真正的产品价值”。
  虽然外部形势与环境剧变,但教育行业的本质没变,课程和服务品质依然是在线教育企业的核心竞争力。“每家公司都要思考自己的定位和护城河,要真正考虑如何通过模式、技术或产品,帮助不同水平的学生提升成绩,从营销导向真正转为效果导向。”胥晓晗如此表示。